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民間故事 > 智破繡鞋奇案

智破繡鞋奇案

時間:2019-07-03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1。丟失的鞋子
  
  康熙八年,一代廉吏于成龍被調往湖廣黃州府,他先任黃州同知,後改任黃州知府,其時,黃州剛經曆劇變,社會動蕩,于成龍在任期間,勵精圖治,兢兢業業,曾排解過許多地方上發生的重大疑案、懸案,從而被百姓呼爲“于青天”,民間還流傳著“于成龍智破繡鞋奇案”的故事。
  
  黃州府有個永甯莊,永甯莊有個名叫何生榮的後生,家境富貴,衣食不愁。娶鄰村十八歲的杜娟姑娘爲妻。杜娟生得白嫩,是附近聞名的美人。這年秋後,杜娟娘家在村裏演戲敬神,父母捎信讓杜娟回家看戲。七八天後,何生榮見妻子還不回來,就到嶽父家裏去催。哪知杜娟看戲正在興頭上,執意不肯回去,加之嶽父嶽母也乘機爲女兒幫腔,極力挽留,何生榮一看催也無用,于是賭氣走了。
  
  何生榮回到家裏,就一頭倒在床上尋思起來:這小賤人生得美,打她主意的男人多,在娘家會不會有相好的?是不是趁看戲的機會去幽會?我何不來個“回馬槍”,看看和她相好的那人到底是誰?想到這裏,他悄悄爬起身來,一溜小跑到了杜娟村子的戲場裏。他見妻子正坐在一處很矮的房檐上指指點點,與旁邊的女伴說笑,倍感冷落的何生榮這下更覺得來氣。
  
  何生榮貓著腰東鑽西轉,蹑手蹑腳地來到那處房檐下。這時戲台上正演到窦娥行刑處,場裏的人都屏住聲息地看戲,杜娟也像忘記了一切,無意中把一只小腳垂了下來。何生榮靈機一動,伸手把妻子的一只繡鞋扒下,已經深入劇情的杜娟竟然毫無察覺。
  
  何生榮把繡鞋揣進懷裏,看看並沒有妻子的什麽情人,就興致勃勃地回到家裏。他想等妻子回家後向她要鞋,如果她老老實實說丟了繡鞋,這事也就罷了;倘若胡亂編排一通,說明這小賤人心裏有鬼,到時再好好教訓她。
  
  再說杜娟看戲的緊張勁兒一過,這才感覺到腳上有點發涼,低頭一看,見是一只繡鞋丟了,知道是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們幹的。她怕姐妹們見了笑話,戲沒看完就先回到娘家,匆匆找了塊布把腳裹好,接著就鬧著回家。杜娟的父母看看夜色已深,勸她明早再走,但她堅持立馬就走,父親只好牽來一頭驢子,找了個可靠的人送她回婆家。
  
  杜娟先見了婆婆,回到自己的屋內,害怕被何生榮發覺丟鞋,悄無聲地拉開被子就要睡。
  
  何生榮知道她心裏發虛,便故意拿話激她:“你偷偷回來幹什麽?咋不點燈呢?”
  
  “我怕驚醒了你。”
  
  “這就奇了!又沒做什麽虧心事,點上燈不是更亮堂嗎?”何生榮說著就點亮了油燈。他先瞧了瞧杜娟的兩腳,接著大聲問她那只鞋子哪裏去了?杜娟最怕問這個,哪裏能回答得出?臉上紅一陣白一陣,不一會兒細汗就冒出來了。
  
  何生榮見妻子低頭不語,像抓住什麽把柄似的數落起來:“我讓你回家你偏不回來,不知哪個把你的心拴住了?看來你根本不顧我,也不顧這個家!”
  
  杜娟覺得受了委屈,想說什麽卻又說不出來。這下何生榮更像抓住了理,大聲斥責說:“說話怎麽老是吞吞吐吐?你的鞋子到底哪裏去了?是你送給人了,還是人家要走了?一個年輕媳婦能隨便丟繡鞋嗎?知道丟鞋回來怎麽不告訴我?心中有鬼吧!”
  
  杜娟很想把丟鞋的事情說出來,可她知道說出來丈夫也不相信,便仍以沉默應對。
  
  想不到何生榮竟來了個假戲真做,裝成十分氣憤的樣子說:“這件事要傳出去讓我怎麽做人?你還怎麽有臉做我的老婆?真是有辱門庭,敗壞家風,我還能再要你嗎?我看還不如死了的好!”何生榮越說越來氣,越說越難聽,末了,又恨恨地說,“明天就當著家人的面休了你!”
  
  何生榮罵了半天,一肚的氣發泄完了,威風也耍盡了,便吹燈上床翻身倒下只顧自己睡去,不一會兒就鼾聲如雷地進入了夢鄉。
  
  杜娟見丈夫發了這麽大脾氣,感到十分害怕。丈夫要真的休了自己,今後可怎麽有臉見人?又怎麽向娘家父母解釋呢?想來想去竟然想到了走絕路,摸索著把裹腳布連接起來,羞憤地上吊尋死。
  
  2。賭氣自盡
  
  睡夢中的何生榮聽到有異常動靜,一摸身邊沒人,忙點上燈一看,不覺大吃一驚!想不到剛才開了個玩笑,她竟當真了,何生榮手忙腳亂地把妻子放下來一試口鼻,發現已沒了氣息。這下他才真的害怕起來,嶽父家也是當地的大戶人家,要是知道了這事,一定輕饒不了他,弄不好自己也要把命搭上。
  
  怎樣才能躲過這場禍事呢?何生榮思謀了半天,終于想出了一個主意:妻子是半夜回來的,肯定不會有人看見,何不趁這個空隙倒打一耙,就說杜娟沒有回來,明天到嶽父家裏要人,看他們有什麽法子?主意打定,他背起杜娟的屍體,偷偷地將其扔進了附近山腳下一戶偏遠人家門前的井裏。
  
  何生榮返回家中,又怕又急又後悔,伏在枕頭上偷著哭了一陣,直到天放亮了,這才換上一身潔淨衣服,連母親也沒告訴一聲,就心虛膽怯地到嶽父家裏去“接”妻子。
  
  嶽父家的人一聽,覺得有些奇怪:昨天夜裏女兒杜娟已經被人送回婆家,女婿怎麽還來要人?想找昨夜送杜娟的那個人問問,恰巧那人又不在家,既然女婿沒見杜娟,肯定是送杜娟的人出了岔子。嶽父嶽母都軟下腔來讓何生榮耐心等等,待那人回來這事自然就清楚了。可他們哪裏知道何生榮心裏有鬼,他怎能耐心等呢?
  
  何生榮硬逼著嶽父母交出杜娟,否則就去報官,說罷,氣呼呼地走了。嶽父家的人本來就對何生榮的無理有氣,見他這樣無情,也只好以無義的方式對待,于是來了個先下手爲強,第二天搶先把何生榮告到黃州衙門。
  
  3。第三者
  
  黃州知府于成龍看了狀子,很快將送杜娟回家的那人傳來,那人說早已把杜娟平安送到家裏,並舉出杜娟同婆婆的談話爲證,于成龍讓書吏到杜娟婆婆那裏對質,證明杜娟確已平安到家。這一來于成龍明白了,狠狠打了何生榮一頓板子,他才供出那夜的實情。
  
  于成龍命人押上他去那口水井打撈杜娟屍體,差役們七手八腳地忙了一陣,果然很快撈起一個死人,大家看了驚得差點兒叫出聲來:撈出來的並非杜娟,而是一個血肉模糊的老漢!于成龍覺得事情蹊跷,命差役們繼續再撈,結果撈了半天只撈出一只繡鞋。拿出給何生榮一看,這正是杜娟的鞋子。那麽,杜娟究竟到哪裏去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