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民間故事 > 迷魂山

迷魂山

時間:2019-07-23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山中迷途,被困的,是人,還是人心?
  
  1。久遠的傳說
  
  最近,羅家村的兩戶農家院子裏住進了兩批人馬:一批是市裏組織的野生動物資源調查小組;另一批是省裏的一支地質勘察隊伍。
  
  一天黃昏,像往常一樣,村民和外來人圍坐在一起閑聊。只聽一位老者侃侃而談:“這眉嶺山是巨厚的二疊紀玄武岩層,覆蓋古老的下古生代岩層形成的。據記載,2。3億年前的二疊紀時期,沿著一條綿延長達數百公裏的巨大裂縫,熊熊燃燒的地下岩漿噴發出來,覆蓋了大面積的地面,冷凝後形成了以眉嶺山命名的玄武岩……”
  
  眉嶺山正是江正源此行工作的區域,羅家村位于它的山腳下,是進出山裏的必經之路。此時,他正被閑聊的話題所吸引,當大家聊著眉嶺山時,就說到了迷魂山。
  
  一位村民說:“我們村裏人都很忌諱說迷魂山,不過你們是外來人,可以例外,我就簡單給你們說說村裏流傳得最廣的幾件事吧。上世紀70年代,幾個伐木工人進入迷魂山,無一例外地失蹤了;三位村民到眉嶺山采藥,卻誤入了迷魂山,在裏面走了兩天兩夜,以致神志不清,最終困死在山裏;上世紀80年代,一位動物保護專家帶領隊伍到山上考察,手表和羅盤都失去功能,不管怎麽走都會回到原地,最後想辦法用刀砍出一條路來,才算逃脫厄運;上世紀90年代,一支地質隊伍到山裏勘探,由于羅盤失靈,也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系,在迷魂山中迷了路,當時天氣惡劣,突然下起大雪,隊員們饑寒交迫,一些人無法再前進,隊長便獨自出去尋找援助,據說那隊長在山裏轉了一天一夜,才找到一條下山的路,可當他找到救援隊伍趕回去時,卻再也找不到自己隊員的蹤迹了……”
  
  村民講到這兒時,老者忽然站起身,默默地走開了。而其他人,都繼續津津有味地聽著村民講那些詭異的故事。當黑夜完全降臨時,衆人才悠悠地散去。
  
  江正源也准備離開,卻見剛才的老者一個人站在院門口,擡頭望著遠方。他好奇地走過去,順著老者的視線看去,在皎潔的月光下,前方是兩座大山的輪廓,除此之外,一片漆黑。他忍不住問道:“老先生,您這是在看什麽呢?”老者指向一座山,神情古怪地說:“我在看那座迷魂山,雖然它緊鄰眉嶺山,但卻和眉嶺山差別很大。別看它山頂開闊,一眼望去感覺一目了然,山中卻是怪石林立、岣岩交錯,又因植被繁茂,天氣變幻莫測,所以它的實際環境比想象的更複雜。”
  
  “哦?這麽說來,老先生是去過山裏了?”
  
  “可以說去過。”老者深深歎息一聲,又補充道,“也可以說沒去過。”江正源被弄糊塗了,不明白他的意思,但知道追問也問不出結果,便轉而問道:“老先生,聽你講話很專業,你一定是地質專家吧?你們這次來這裏,就是要去那迷魂山勘探?”
  
  老者見他穿著野生動物資源調查組的工作服,便說:“不,我們工作區域是在眉嶺山,和你們一樣。沒人願意私闖迷魂山。”
  
  “哦。”江正源應了一聲,再次順著老者的視線看去。只見兩座大山重重疊疊,在久遠傳說的襯托下,顯得十分詭異和神秘。
  
  2。身陷迷魂山
  
  野生動物資源調查工作正式啓動。江正源被組長肖興平分到了貓科動物調查小組,他料到了肖興平定會借機公報私仇,只好憋屈地接受了任務。調查貓科動物,是以糞便爲調查對象,他每天和同組的人員進入眉嶺山,尋找著貓科動物的糞便,記錄樣帶內發現的糞便數及其與樣帶中心線的垂直距離。
  
  一天,肖興平突然說要檢查每個小組的工作情況,就跟著江正源一組進入了眉嶺山。他走在一行人中間,一本正經地督導工作。當步入茂盛的叢林時,他逐漸走到最後,像發現了寶藏似的叫起來。大家向他圍過去,原來他在一堆落葉下發現了糞便。江正源戴上一次性手套,檢查糞便說:“太好了,這是貓科動物的糞便,從外觀來看,非常新鮮,應該是動物不久前留下的。”
  
  “這麽說,那動物還在這附近。”肖興平道,“那我們分成幾組,趕快在附近找找,看還有沒有其他發現。”隨後,他盯住江正源說,“你和我一組,我們去那邊找一找。”江正源不想理他,當他保存好糞便後,發現其他人已分爲兩兩一組散去,只剩他和肖興平了,便無奈地跟著他朝叢林深處走去。
  
  起初,肖興平走在前頭,走走停停,不久後,就換江正源走在前頭。其實,他壓根沒發覺肖興平退到了後面,因爲他一直在低頭仔細地尋找糞便。過了一會兒,江正源有些疲憊了,回過頭想告訴肖興平稍作休息,哪知後面竟空無一人!
  
  他即刻往回走,一邊走,一邊呼喊肖興平,卻沒人回應他。憑著來時的記憶,他走了一段路,發現越走越偏,四周的地形和經過的山路完全不一樣了。一個念頭忽地從他腦子中閃過,他身體一凜,呆在了原地。
  
  “難道我誤入了迷魂山?”他心裏一陣恐慌,趕緊把背包拿下來翻看,這才想起來時把GPS給了肖興平,包裏除了調查要用的相關工具和物品,只有半天的食物和水。此時已過中午,他聽見肚子在咕咕叫,卻沒舍得吃幹糧,只喝了一小口水,憑著感覺繼續在叢林裏前行。也不知走了多久,他忽然聽見叢林深處傳來一陣動靜,看見幾片巨大的葉子後面走出來兩個人,心中不禁狂喜。他迫不及待地上前問道:“請問你們知道下山的路嗎?能不能帶我下去?”
  
  兩個人面面相觑。他這才注意到,他們每人手裏都握著一把獵槍,原來,他們是上山偷獵的人,但此時他也顧不得那麽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