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民間故事 > 除不掉的仇人

除不掉的仇人

時間:2019-07-30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尤大娘是個孤寡老人,一個人生活孤苦零丁的,平日裏就靠養幾只雞下蛋換些油米,勉強度日。這天一大早起來放雞時發現不得了了,一只最愛下蛋的蘆花雞不見了!
  
  聯想到最近總有偷雞賊出沒,尤大娘一下子坐地上大哭起來,街坊們聞訊趕來,連忙安慰尤大娘,可光安慰不管用,報官也沒用,在衙門眼裏這樣的事根本就是芝麻粒大,不會費精勞神來查的。大夥兒七嘴八舌地譴責起偷雞賊來,其中一人恨恨罵道:“可惡的偷雞賊,你偷尤大娘的雞傷陰德哩,就不怕被雞骨頭噎死嗎?老天爺看著你哩。”
  
  那罵偷雞賊的人叫梁子平,雖是個書生,卻一向心直口快疾惡如仇。他只顧罵得痛快,不提防得罪了那個偷雞賊,偷雞賊因爲平素踢寡婦門挖絕戶墳,欺良霸善陰事做絕,所以大夥兒不叫他名字,全叫他滾刀肉。此刻滾刀肉正混在人群中看熱鬧,一聽梁子平這般罵他,一雙綠豆小眼睛頓時陰險地眯了起來,心裏恨恨說道:此仇不報,枉爲小人!
  
  這天一大早,梁子平一開門,嗬,地上有條魚,只見那魚一尺來長,魚身肥碩黃底黑斑,煞是可愛,竟是生平未見。魚身下還壓著一張紙,寫的是:久仰梁先生大名,無緣拜見,正好捕著一條魚,就送給先生嘗嘗鮮了。
  
  梁子平大喜,因爲他生平最好的就是魚,曾發誓要吃盡天下的魚,何況這是條從未見過的魚,既然人家送上門了,那就吃呗。至于送魚人,看樣子是自個兒的崇拜者,吃他一條魚量也無妨。
  
  梁子平當即喜滋滋地拎魚回屋,取刀細細刮鱗剖肚取出內髒,又一段一段地剁了,正放于水盆中清洗血汙,身後有人叫了起來:“子平兄,昨天輸了兩局,今日報仇來了。”
  
  梁子平回頭一看,是棋癡周山,這周山生平最好的便是手談,只要有棋下可以三天三夜不吃不睡。昨天梁子平一口氣贏了三局,直急得他面紅耳赤抓耳撓腮,好容易才肯罷手回去,不想今天這家夥打上門了。
  
  梁子平連忙說道:“周山兄好口福,我剛剛得了一條怪魚,今天咱倆就著這魚喝他個不醉不休,然後再下棋行不行?”
  
  誰知那周山一聽瞪眼大叫:“大戰在即,哪還有心思吃魚?來來來,我們先鬥上三百回合,等報了昨天一箭之仇後再吃不遲。”說著上前不由分說,一把硬拉了梁子平坐下。
  
  梁子平歎口氣,知道這棋是非下不可了。
  
  正下著棋,梁子平覺察身後有動靜,一掉頭,發現一只野貓正在水盆邊偷魚,他驚跳起來,誰知他快那貓的動作更快,早叼起一塊,一眨眼的工夫跳過圍牆不見了。
  
  誰知這回周山又連輸兩局,氣得他哇哇大叫,死拉硬拽非要再下,梁子平知道他的脾氣,要是再贏下去只怕頭發白了都脫不了身,便故意讓他。那周山雖說癡迷于棋,可並不糊塗,當即怪叫起來:“士可殺不可辱,子平兄,你要是再讓的話,我當場死給你看!”一句話唬得梁子平不住口地央求:“要不咱先把魚煮下鍋成不成?省得又給貓兒偷吃了。”那周山聽了總算放他一馬,答應了。
  
  等魚下了鍋,梁子平用木炭小火燒了,又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應戰。不知不覺中過去了兩個時辰,天都中午了,那周山輸得一塌糊塗,拍案大叫:“明日再戰,不贏你一局死不瞑目──現在先吃了那魚再說。”
  
  梁子平正坐得腰酸背痛,一聽此言一跳跳在半空,失聲大叫:“不好,魚還在鍋裏煮著哩。”
  
  好在鍋裏水放得多,木炭火又小,即便這樣那魚也燒得半幹了,等一掀開鍋蓋,一股濃郁至極的香味兒立即撲鼻而來,兩人再一嘗忍不住大呼小叫,這魚那叫一個鮮,平生從未嘗過,差點兒把下巴都鮮掉了。
  
  梁子平不知道,他吃的至鮮至美的不知名怪魚,不是別的,正是長江裏至毒無比的河豚。而送魚人不是別個,是滾刀肉。
  
  滾刀肉曾到過江南,別人不知,他是知道河豚魚的,江南有句諺語“拼命吃河豚”,意即這河豚魚劇毒,不是高明廚師根本不敢烹制。在被梁子平咒罵過後他便苦思冥想起報複的策略來,想來想去靈光一閃,想到了河豚魚,本地人幾乎不識河豚魚,用這怪魚殺人,無人知曉。當即神不知鬼不覺地獨自來到江南購了一尾河豚魚,一日打馬來回幾百裏也不叫一聲苦,可知其心歹毒到何種程度。最後把魚悄悄扔到梁子平家門口,並留書一封,他料定貪吃魚的梁子平肯定會吃的。
  
  第二天、第三天……一直沒有梁子平的死訊傳來,而當滾刀肉親眼看到梁子平紅光滿面悠哉出行時,簡直不敢相信自個兒的眼睛,他怎麽還活著?
  
  當他輾轉得知那天發生的一切後,不禁呆若木雞,原來梁子平無意中烹制河豚的過程,竟與大廚烹制河豚的標准步驟步步吻合!
  
  原來河豚魚的毒素全藏于魚頭、內髒和血液中。梁子平先扔了魚的內髒,然後巧不巧的,那野貓兒一口叼走的竟正是魚頭,又因爲周山的糾纏,那魚塊在水裏不知泡了多長時間,這樣血液裏殘留的毒素也給沖洗得幹幹淨淨了。
  
  最後,那魚在鍋裏煮了不下兩個時辰,這樣所有的毒素便蕩然無存。
  
  滾刀肉氣得眼睛內都要滴血了,不行,一計不成,再施一計,非殺死梁子平不可!
  
  這天,梁子平門口又拾得一信,說自個兒就是上次送魚之人,住在東山那邊,今天天氣正好,特擺下酒宴邀請梁先生過山,我當于路上恭候,願與先生邊欣賞桃花邊暢飲美酒。梁子平見信大喜,他向來愛交朋友,何況這等雅事,當即騎驢直奔東山而來。走著走著又渴又餓,忽見路旁設一小幾,上面擺著噴香的酒菜,又有一信:梁先生,這是我特地爲你備下的,敬請享用。
  
  又是那神秘人,這神秘人的做派太有趣了!梁子平大喜,撣衣坐下打開酒壺正要開吃,耳邊忽然響起接二連三的低吼聲,吼聲驚心動魄令人心寒,擡頭一看頓時魂飛魄散,只見眼前慢慢聚攏來三四只惡狼。
  
  梁子平大叫一聲:“我命休矣!”扔了酒肉欲跑,一雙腿早就酥了,哪還跑得動?那幾只狼竟紛紛埋頭你搶我奪地吃起肉來。梁子平心中大喜,可又犯起愁來:“狼吃完肉後會放了自己嗎?”
  
  下午,滾刀肉的眼睛瞪得有鵝卵大,見鬼了,他竟看到梁子平下山了,毫發無損!要知道那酒肉可是他滾刀肉放的,那裏面是放了毒藥的。
  
  到底發生了什麽?
  
  這時梁子平心有余悸地向衆人說了經過,說他遇見了狼,狼吃了那些肉,然後一起死了。
  
  這麽說肉和酒是有毒的,誰放了毒?不知道。
  
  過了幾天,梁子平又聽得有人大哭,原來尤大娘又少了一只雞。梁子平氣得正要再次開罵,忽然又有人家哭了起來,這回哭得更加淒慘,是滾刀肉的娘子在哭,說是滾刀肉死了。死因很簡單:噎死的。當時滾刀肉偷了尤大娘的雞正開吃,忽聽到有人敲門,滾刀肉嚇了一跳,所謂做賊心虛,慌亂之下強行咽下嘴裏的一塊肉,不提防肉裏有塊骨頭,竟活生生被噎死了。
  
  最後滾刀肉娘子含羞說出所有真相:她男人正是偷雞賊,那欲毒死梁子平的魚、肉、酒便是他使的鬼。
  
  梁子平聽了目瞪口呆,想不到自個兒咒偷雞賊被雞骨頭噎死的話竟一言成谶。半晌長歎一聲:“頭頂三尺有神明,不假、不假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