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民間故事 > 凶案發生

凶案發生

時間:2019-08-15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楔子
  
  劉二柱伸出手去,“啪、啪、啪”叩了三下門環,院裏沒有動靜。他又叩了三下,依然寂靜無聲。他回過頭看袁老板,目光裏透出問詢之意。
  
  袁老板在門板上擂了一拳,罵罵咧咧地說道:“都快晌午了,這婆娘插上門做什麽?”說著沖夥計們一擺手,“跟我來!”
  
  衆人繞到大門右邊的院牆前,袁老板讓膀大腰圓的劉二柱蹲下,他踩著劉二柱的肩膀爬上牆頭,攀著牆邊的大棗樹翻進了院子。
  
  三個夥計站在門口說話,正說著,就聽“哐當”一聲,大門開了,一個青年男子衣冠不整地從裏面沖出來,見了他們也不停留,一溜煙地跑了。
  
  這時,院子裏傳來袁老板的喊聲:“快來人!殺人了!”
  
  三個人沖進屋一看,只見床上一片血迹,袁老板的妻子洪氏倒在血泊裏。袁老板大聲叫道:“出人命了,快去報官!”
  
  1。現場勘驗
  
  很快,縣令諸葛雲飛便帶了差人過來。一行人來到袁家大宅,袁老板把縣令引到臥房門口,往屋裏一指,說道:“內人就是在這間房裏被害的。”
  
  諸葛雲飛進屋一看,只見床上一片狼藉,一具女屍躺在床上,胸前血肉模糊,看起來是被利器刺死。
  
  死者的被褥上血迹斑斑,扔在床角的粉紅緞子小襖上也有兩處血痕,應該是凶手作案後用小襖擦拭凶器上的鮮血時留下的。
  
  諸葛雲飛在現場沒有找到凶器,便吩咐仵作驗屍,又命人屋裏屋外仔細檢查,自己到了正廳,命人將袁老板帶進來問話。
  
  “小人名叫袁豐,在前門大街上開了一家鴻運綢緞莊,因年關將至,生意紅火,眼看店裏屯的貨不多了,小人就帶著三個夥計回家取貨。
  
  “來到家門口,發現大門從裏面反鎖,叩門許久,不見內人前來開門。小人心下起疑,就從院牆上爬了進來。”
  
  “到了臥房門口,發現門虛掩著,我推門進來,見內人蓋著被子臥在那裏,床上衣衫、被褥淩亂不堪。
  
  “我走到床前,忽聽門外有動靜,接著院子裏傳來奔跑之聲,我趕緊搶到門前,只見一個男人正往大門外逃走,我擔心內人的安危,不敢追趕,到床前揭開被子一看,就見內人滿身鮮血倒在那裏。我驚恐之下沒了主意,忙招呼夥計們進來,之後錢貴就去報案了,我和另外兩個夥計一直在門口等著,直到大人駕臨。”
  
  “那逃走之人你可認識?”
  
  “小人認得,他是寄住在南門外的孫秀才,名叫孫洪健。平日裏看他斯斯文文,沒想到竟然做出這等傷天害理的事來!”說著袁老板眼圈一紅,眼淚落了下來。
  
  諸葛雲飛立即命捕頭李毅帶人前去拘捕孫秀才,然後又傳訊三個夥計,他們所說的與袁豐並無二致。
  
  這時仵作已驗屍完畢,回禀道:“驗得女屍一具,年約二十七八,左胸有圓形傷口一處,徑四分,深三寸二分,乃錐形利器所傷,致命。”
  
  諸葛雲飛又問可曾找到凶器,差人回道:“裏裏外外都找遍了,並沒有找到凶器。”
  
  眼看天色已晚,諸葛雲飛便命差人將袁宅嚴密把守,袁豐和三個夥計未經准許不得隨便外出,待明日繼續搜查凶器。
  
  安排完畢,他正想帶領衆人回縣衙,忽聽一個清脆的聲音說:“你可看清楚了,孫秀才身上並無血迹?”諸葛雲飛走到門口一看,只見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差人正在問劉二柱話。
  
  劉二柱答道:“那孫秀才穿的是一件月白色長袍,如果上面有血迹,定然醒目,我不會看不到的。”
  
  “他身上可攜有凶器?”
  
  “他當時衣衫不整,袍帶都沒系,一只手抓著袍襟,一只手提著靴子,沒見他攜有凶器。”
  
  那少年一眼看到諸葛雲飛,忙一縮身子躲到了一邊。
  
  回到縣衙已是掌燈時分,諸葛雲飛來到後堂,只見一個人站在書桌前,正是剛才在袁家大宅裏向劉二柱問話的少年差人。
  
  少年見到諸葛雲飛,忙站起身來,叫了聲“爹爹”。
  
  諸葛雲飛沉著臉說道:“一個姑娘家,不老老實實在家呆著,偏偏喜歡扮成個假小子,到案發現場胡鬧,成何體統?”
  
  那穿著男裝的女孩沖著父親做了個鬼臉。
  
  “你這丫頭,真拿你沒辦法。”諸葛雲飛搖了搖頭,又問,“蔓菁,剛才從你和劉二柱的對話中看來,孫秀才逃逸時並沒有把凶器帶走,那麽凶器應該還在袁宅裏。你既然想查案,明天就再去搜查一番,看能不能尋到些蛛絲馬迹。”
  
  “遵命!”
  
  2。失蹤的凶器
  
  第二天一早,諸葛蔓菁仍作差人打扮,混在衆差役中來到袁家宅邸,大家裏裏外外搜了個遍,仍然沒有找到凶器。
  
  這時袁豐招呼衆人進屋歇息,他滿臉堆笑道:“各位差爺忙活半晌了,這天寒地凍的,進屋喝杯茶,暖暖身子吧。”
  
  諸葛蔓菁隨著衆人走進客廳,衆人圍爐而坐,袁豐命人端來茶點供大家吃喝。
  
  一個叫陳虎的中年差役說道:“袁老板還是給我倒碗白開水吧,昨天喝你一壺酽茶,一晚上都沒睡著覺,今天可不敢再喝茶了。”
  
  袁豐笑著拿來個大碗,從鍋裏舀了碗開水,遞給陳虎。
  
  陳虎望著盛開水的那口鐵鍋,忽然問道:“袁老板,今天怎麽換成鍋了?我記得你昨天是用一把大鐵壺來燒水的吧?”
  
  袁豐一怔,隨即笑道:“那把壺壞了,一時來不及買新壺,只好先用這口鍋湊合一下。”
  
  衆人閑談了一會兒,又接著搜查。諸葛蔓菁也到處找尋著,忽聽陳虎“咦”了一聲,諸葛蔓菁循聲望去,只見陳虎站在竈屋門口,手中舉著一把大鐵壺,正將壺底沖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