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懸念故事 > 殺人公司

殺人公司

時間:2019-07-03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1。妻子之死
  
  等我差不多從酒意和睡意裏清醒過來的時候,赫然看見滿屋的鮮血,以及……地上的屍體。
  
  我驚得立馬跳了起來,那是我的妻子鄭淑!
  
  我不敢相信,難道我是在做夢嗎?我捶了捶自己的腦袋,再次去看的時候,妻子鄭淑的屍體仍舊直挺挺地躺在那裏。我的腦袋一陣撕裂般的疼痛,一些破碎的記憶在我的眼前閃過:我在酒吧喝酒、有個火辣的女人在我身上纏綿、回家後鄭淑跟我大吵特吵……
  
  我努力平複自己的呼吸,盡量不去碰現場,然後尋找自己的手機,我要打電話報警。
  
  我正准備報警,突然,一個熟悉的號碼竄進了我的腦袋裏,我下意識地按下號碼。
  
  “你好,我好像殺了人。”我盡量使自己聽起來不那麽慌張。
  
  “殺了誰?在哪裏?”
  
  “我妻子,在我家。”然後我告訴了他們我家地址。
  
  十分鍾後,一輛黑色的SUV停在我家門口,從裏面走出來一名男子,戴著墨鏡,手上提著一個黑色箱子。
  
  我到門口迎接了他,他摘下墨鏡,跟我握手:“叫我無名吧。”
  
  無名蹲下來,仔細在屍體旁觀察了一番,然後問我:“是你殺了她?”我連忙搖頭擺手:“我不知道,我早上醒過來她就成這樣了,但是我記得一些細節,我們吵過架,我懷疑我……”
  
  無名若有所思地點點頭:“既然你打電話給我們,就知道我們公司的性質。你想把現場做成什麽樣的?是自殺,還是僅僅處理屍體,造成她失蹤的假象,或者僞造她的死亡時間,又或者僞造你的不在場證明?”
  
  我問:“有區別嗎?”
  
  “當然,各有難易,收費也就不同。”無名說完,又問我,“不過你必須告訴我所有你知道的、有關你妻子的事情,這樣我才能幫你。”
  
  我點點頭,回憶了一會兒,把我所有知道的都說了出來:“我們剛結婚才兩年,都是二婚,我前妻離我而去,她丈夫離她而去。我們在大學裏就認識了,那時候她學的是法醫,成績相當優異。不過她因爲家庭貧困的原因,大三那年就迫不得已辍學了,之後我就再沒了她的消息。
  
  “直到兩年前,我們再次相遇,然後我們就在一起了。這兩年來我們的生活一直很平淡,也沒有吵過架。可能昨天晚上……她可能在我身上發現了什麽吧?”
  
  我想起酒吧裏在我身上纏綿了一會兒的火辣女生:“再加上我當時酒精作用……”
  
  根據我的敘述,無名決定把現場清理幹淨,然後拖走鄭淑的屍體,造成失蹤的假象。這一套下來的價格是10萬塊。
  
  2。矛盾
  
  我是一名刑警。
  
  這幾年來我全部的精力就是調查無名這個公司,他們能輕易將一場謀殺僞裝成自殺,社會危害性極大。但是幾年前,我調查到無名這裏的時候,所有的線索卻都斷了,好像這家公司就是他一個人開的。
  
  但是我的調查顯示,無名不過是一個被人收養的孤兒,他甚至沒有上過大學。所以我敢肯定,他不過是個跑腿的,他的背後肯定還隱藏著一個神秘人物。
  
  讓我惱火的是,每次我掌握一點證據,都會被他們知道,從而將那些證據撇得幹幹淨淨,我甚至懷疑他們在局裏有臥底。
  
  現在,我坐在客廳裏,無名正一點一點地在我的臥室裏清理我妻子的血迹。我突然很矛盾,一直以來,打擊犯罪都是我的信仰,而今,我竟然向我所對抗的東西低頭了。
  
  我站起身,對著無名說:“我出去取錢給你。”
  
  出門後我去最近的銀行,我的卡裏正好還有10萬塊。
  
  我把錢全部取出來的時候手機響了,是王玉芬打來的。
  
  “你在哪裏?”她的聲音聽起來很著急,“小寶出事了!”小寶是她的兒子,一聽這話,我的心就提起來:“他出了什麽事?”
  
  她說在電話裏說不清楚,給了我醫院的地址,讓我馬上趕過去。
  
  原來小寶被檢查患有先天性心髒病,醫生說要盡快動手術,越晚治愈的可能性就越小。手術需要一大筆錢,她根本就沒有能力負擔。
  
  “求求你一定要幫幫我,秋生已經走了,小寶是我唯一的希望,如果他有什麽事,我也不想活了……”
  
  她說的“秋生”是她的丈夫李秋生,也是我曾經的搭檔。說曾經,是因爲他跟我一起調查無名的案子,可是在半年前,他卻死于一次煤氣事故。但是我知道,那絕對不是一次簡單的煤氣事故。
  
  那天,他說掌握了一個重要的線索,要當面告訴我,我們約好了地點見面。
  
  路上,他接到一個威脅電話,說要對他的妻兒不利。李秋生慌了,一邊往家裏趕,一邊給家裏打電話,電話卻怎麽也打不通。當他趕回家,插進鑰匙開門的時候,爆炸發生了。事後現場調查說是因爲他妻子出門的時候忘記關掉煤氣,煤氣充滿整個房間,而他開門動作過大,擦出火花引發的爆炸。
  
  無名催錢的電話打來時,我萌生一個念頭,這個念頭讓我很不安。可是我的存款對于小寶的手術費來說僅僅是杯水車薪,我不得不這麽做……
  
  我約無名到一處僻靜的地點見面。無名來了之後,警惕地望了望四周,和我保持一段距離,問我:“錢呢?”
  
  “我沒有錢。”
  
  “你耍我?”
  
  “你應該知道我是幹什麽的吧?”
  
  “當然。”無名道,“我們這麽多年的老朋友,我怎麽可能認不出你呢?只是,生意歸生意,朋友歸朋友。”無名說著,突然假裝很驚慌的樣子,道,“難不成你爲了抓我個證據確鑿,殺了自己老婆當誘餌吧?”
  
  我咳了兩聲:“女屍是真的,只是不是我老婆,我老婆此刻正躺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睡大覺呢。你沒看新聞嗎?那具女屍是前天剛被人殺害的,因爲和男朋友爭執,一刀砍在脖子的動脈上。”
  
  無名臉色驟變:“你什麽意思?”
  
  我道“:沒什麽意思,我只是想告訴你,我手上現在有你犯罪的所有證據,昨天你所做的一切,足夠讓你坐一輩子牢了。”我話鋒一轉,“但是,我也可以放過你,不過你必須支付我100萬,而且是現金,要馬上!”
  
  無名突然大笑不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