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m6shvw"></table><blockquote id="m6shvw"></blockquote><thead id="m6shvw"></thead><b id="m6shvw"></b><center id="m6shvw"></center><form id="m6shvw"></form>
  • <strike id="8eeyxv"><noframes id="8eeyxv"><code id="8eeyxv"></code><big id="8eeyxv"></big><ul id="8eeyxv"></ul>
              <dl id="8eeyxv"></dl><button id="8eeyxv"></button><strong id="8eeyxv"></strong>
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8eeyxv"></acronym><div id="8eeyxv"></div><pre id="8eeyxv"></pre><span id="8eeyxv"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屋
                   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悬念故事 > 杀人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杀人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-07-03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。妻子之死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我差不多从酒意和睡意里清醒过来的时候,赫然看见满屋的鲜血,以及……地上的尸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惊得立马跳了起来,那是我的妻子郑淑!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敢相信,难道我是在做梦吗?我捶了捶自己的脑袋,再次去看的时候,妻子郑淑的尸体仍旧直挺挺地躺在那里。我的脑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一些破碎的记忆在我的眼前闪过:我在酒吧喝酒、有个火辣的女人在我身上缠绵、回家后郑淑跟我大吵特吵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,尽量不去碰现场,然后寻找自己的手机,我要打电话报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正准备报警,突然,一个熟悉的号码窜进了我的脑袋里,我下意识地按下号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好,我好像杀了人。”我尽量使自己听起来不那么慌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杀了谁?在哪里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妻子,在我家。”然后我告诉了他们我家地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分钟后,一辆黑色的SUV停在我家门口,从里面走出来一名男子,戴着墨镜,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箱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到门口迎接了他,他摘下墨镜,跟我握手:“叫我无名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名蹲下来,仔细在尸体旁观察了一番,然后问我:“是你杀了她?”我连忙摇头摆手:“我不知道,我早上醒过来她就成这样了,但是我记得一些细节,我们吵过架,我怀疑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:“既然你打電话给我们,就知道我们公司的性质。你想把现场做成什么样的?是自杀,还是仅仅处理尸体,造成她失踪的假象,或者伪造她的死亡时间,又或者伪造你的不在场证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问:“有区别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,各有难易,收费也就不同。”无名说完,又问我,“不过你必须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、有关你妻子的事情,这样我才能帮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点点头,回忆了一会儿,把我所有知道的都说了出来:“我们刚结婚才两年,都是二婚,我前妻离我而去,她丈夫离她而去。我们在大学里就认识了,那时候她学的是法医,成绩相当优异。不过她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,大三那年就迫不得已辍学了,之后我就再没了她的消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直到两年前,我们再次相遇,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。这两年来我们的生活一直很平淡,也没有吵过架。可能昨天晚上……她可能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起酒吧里在我身上缠绵了一会儿的火辣女生:“再加上我当时酒精作用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我的叙述,无名决定把现场清理干净,然后拖走郑淑的尸体,造成失踪的假象。这一套下来的价格是10万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。矛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名刑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几年来我全部的精力就是调查无名这个公司,他们能轻易将一场谋杀伪装成自杀,社会危害性极大。但是几年前,我调查到无名这里的时候,所有的线索却都断了,好像这家公司就是他一个人开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我的调查显示,无名不过是一个被人收养的孤儿,他甚至没有上过大学。所以我敢肯定,他不过是个跑腿的,他的背后肯定还隐藏着一个神秘人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让我恼火的是,每次我掌握一点证据,都会被他们知道,从而将那些证据撇得干干净净,我甚至怀疑他们在局里有卧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,我坐在客厅里,无名正一点一点地在我的卧室里清理我妻子的血迹。我突然很矛盾,一直以来,打击犯罪都是我的信仰,而今,我竟然向我所对抗的东西低头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站起身,对着无名说:“我出去取钱给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门后我去最近的银行,我的卡里正好还有10万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把钱全部取出来的时候手机响了,是王玉芬打来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在哪里?”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,“小宝出事了!”小宝是她的儿子,一听这话,我的心就提起来:“他出了什么事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,给了我医院的地址,让我马上赶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小宝被检查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医生说要尽快动手术,越晚治愈的可能性就越小。手术需要一大笔钱,她根本就没有能力负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,秋生已经走了,小宝是我唯一的希望,如果他有什么事,我也不想活了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说的“秋生”是她的丈夫李秋生,也是我曾经的搭档。说曾经,是因为他跟我一起调查无名的案子,可是在半年前,他却死于一次煤气事故。但是我知道,那绝对不是一次简单的煤气事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他说掌握了一个重要的线索,要当面告诉我,我们约好了地点见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上,他接到一个威胁电话,说要对他的妻儿不利。李秋生慌了,一边往家里赶,一边给家里打电话,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。当他赶回家,插进钥匙开门的时候,爆炸发生了。事后现场调查说是因为他妻子出门的时候忘记关掉煤气,煤气充满整个房间,而他开门动作过大,擦出火花引发的爆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名催钱的电话打来时,我萌生一个念头,这个念头让我很不安。可是我的存款对于小宝的手术费来说仅仅是杯水车薪,我不得不这么做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约无名到一处僻静的地点见面。无名来了之后,警惕地望了望四周,和我保持一段距离,问我:“钱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有钱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耍我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。”无名道,“我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,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呢?只是,生意归生意,朋友归朋友。”无名说着,突然假装很惊慌的样子,道,“难不成你为了抓我个证据确凿,杀了自己老婆当诱饵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咳了两声:“女尸是真的,只是不是我老婆,我老婆此刻正躺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睡大觉呢。你没看新闻吗?那具女尸是前天刚被人杀害的,因为和男朋友争执,一刀砍在脖子的动脉上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名脸色骤变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道“:没什么意思,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手上现在有你犯罪的所有证据,昨天你所做的一切,足够让你坐一辈子牢了。”我话锋一转,“但是,我也可以放过你,不过你必须支付我100万,而且是现金,要马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名突然大笑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