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yle id="bup8z8"></style><dfn id="bup8z8"></dfn>
            人生屋
           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重蹈覆辙

            重蹈覆辙

            时间:2019-07-10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            凌晨6点,搓了通宵麻将的毕莲疲惫地从老文家走出来,还没来得及喊亮声控灯,老文家对面的大门悄悄打开了,一个熟悉的身影溜了出来,迅速消失在楼道里。毕莲的瞌睡一下醒了,借着天边微弱的亮光,她看清那是李筱玫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筱玫是刚分来单位不久的大学生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大学生还很稀罕,李筱玫又长得娇小玲珑,自然追求者众多,可她硬是一个也没瞧上眼。大家都说李筱玫的眼光高,李筱玫也表态不能将就,说要谈一场纯粹的恋爱。没人细想这纯粹的恋爱是什么样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而眼下发生的这一切,让毕莲明白了李筱玫的爱情观,原来纯粹的恋爱,就是偷别人的老公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老文家对面邻居是单位里年轻有为的袁宇,妻子是县医院的药剂师,两人有一个8岁的儿子,算得上是一个让人艳羡的三口之家。但袁宇的眼里总透着一股深深的忧郁,这股忧郁吸引了李筱玫,她试着接近这个有点特别的男人,逐渐明白了对方忧郁的原因——原来袁宇和妻子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碍于种种现实因素结合了,但他和妻子之间毫无爱情可言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筱玫感同身受,两颗心慢慢靠拢,以至于发展成俗人所不能理解的婚外情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后来李筱玫告诉毕莲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毕莲揣着这天大的秘密回到家里,她睡意全无,急需找个树洞说出这一切,然而丈夫冷治安出差在外,女儿欣欣又年幼,毕莲准备打丈夫的传呼机,想想又忍住了:要知道,大院里住的都是一个单位的人,如果丈夫一不小心说漏嘴,到时候惹出什么乱子,那就不好了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找不到树洞,毕莲又琢磨着应该给袁妻提个醒,不能由着李筱玫胡来。可还没等毕莲想好怎么不着痕迹地提醒袁妻时,袁宇和李筱玫的“好事”就曝光了。剧情很俗套,袁妻早就嗅到自己的男人有情况,于是撒谎说值夜班,中途杀了个回马枪,果然把两人逮了个正着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当晚,毕莲恰好在老文家搓麻将,袁妻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了过来,大家推了牌,争先恐后地涌出门去看热闹,只见袁妻揪住衣衫不整的李筱玫,正要扬手打下去,从后面追上来的袁宇一下子挡在两人中间,死死护住情人。袁妻急了,转而对袁宇拳打脚踢,不料,袁宇反手一个大耳刮子抡在了妻子脸上。空气顿时凝固了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片刻,袁妻一声尖叫,冲进厨房,拎起菜刀就朝袁宇奔去。看客们这才醒过神来,夺菜刀的夺菜刀,劝架的劝架。毕莲也加入其中,作势扯住了袁妻的衣角,与此同时,她的脸上居然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笑意: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和我一样惨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毕莲和冷治安结婚多年,冷治安喜怒无常,心情好时像弥勒佛,稍有不顺,就对妻女大打出手。为此,毕莲没少离家出走,最后又在冷治安的道歉和欣欣的眼泪中回来,反复循环。她一度认为自己命最苦,今日看见袁宇的恶劣举动,心里才稍稍平衡了点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经此一闹,李筱玫成了众矢之的,当面背后说什么的都有,她的女神形象全面崩塌。李筱玫本人看上去倒和平常无异,众人认为她无悔过之心,越发对她践踏得厉害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谁知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两个礼拜后,袁宇和李筱玫双双从单位消失,杳无音讯,直到袁妻从袁宇换下来的衣服里摸出一张纸条:对不起,我和她才是最适合的。她这才明白两人这是私奔了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袁妻欲哭无泪,丈夫给她带来巨大耻辱的同时,也使她的处境陷入两难,这个男人懦弱得都不敢光明正大地提离婚,如果他一直不现身,自己以后如何再嫁人?难道独守着儿子过一辈子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眼看袁宇离家都三个月了,还没个音信儿,袁妻终于扛不住,在一个深夜里吞服了大量安眠药,幸好被儿子发现,求助左邻右舍,及时送到医院,才逃出了鬼门关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事情越闹越大,单位大院里的人每天都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动态。这天清晨,毕莲正在阳台上洗漱,突然,她瞥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,顿时惊呆了:那不是袁宇和李筱玫吗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只见袁宇拖着个大行李箱,胡子拉碴双目无神,而李筱玫明显瘦了一圈,脸色更是白得像纸一样。不一会儿,陆续有人发现了他们,大院里顿时热闹了起来。人们迅速挖出了新闻:原来袁宇和李筱玫并没有私奔多远,而是躲在市里,隐约听说了袁妻闹自杀的事,两人思来想去,还是回来了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袁宇回归了家庭,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。这天,毕莲又被冷治安打了。晚上,她从娘家诉苦回来,走到单位的荷塘边,突然感到尿急。她赶紧找个隐秘的角落解手,刚蹲下不久,耳朵里就飘进一阵压抑的哭声。毕莲循声望去,发现李筱玫满脸泪痕地坐在草地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筱玫显然也发现了她。毕莲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只好尴尬地问道:“筱玫,你不舒服吗?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筱玫擦擦眼泪,说:“没事,和室友吵了几句嘴。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毕莲松了一口气,李筱玫的室友原本就和她面和心不和,如今,她出了这档子事,被排挤在所难免。大晚上的受气却只能跑到这儿来哭,想想也有几分可怜。于是,毕莲扶住李筱玫的肩膀道:“要不去我家住一晚上吧。”她本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李筱玫哭得更厉害了:“姐,就你还不嫌棄我!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筱玫头一次向别人敞开心扉:“当初,我和袁宇不得不私奔,因为我怀上了他的骨肉。后来听说他妻子自杀,人命关天,我们只能分手,连同放弃孩子……要知道他都5个月了。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毕莲听得心怦怦直跳:妈呀,没想到私奔背后还有这样的猛料!不过,她对李筱玫倒生出了几分怜悯:一个未婚女孩,刚失去自己的孩子,情人又抽身离开,还要独自面对众人的刁难,该是多么痛苦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这晚,毕莲和李筱玫聊了很久。她想,有一个境况比自己惨的朋友不是坏事,至少可以换得一点儿心理平衡。于是,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慢慢成了闺蜜。从那以后,毕莲会时不时叫李筱玫上自己家里吃饭洗澡什么的。李筱玫乐得前往,但这一举动却惹得一个人很不舒服。谁?冷治安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筱玫第一次来吃饭,毕莲大方地煮了一节香肠。冷治安当面没说什么,等李筱玫一走,就阴沉着脸拿衣架猛抽妻子,吓得女儿哇哇大哭。毕莲也委屈得直掉泪,她知道心胸狭隘的丈夫怨她擅作主张让“狐狸精”上门,还拿香肠款待她。不过冷治安仍旧和以往一样,气消了又凑上来道歉认错,然后消停几天。好在李筱玫嘴也甜,每次来都是冷哥长冷哥短地叫,又虚心向他请教工作上的问题,冷治安心里十分受用。冷静下来想想妻子也没什么朋友,渐渐地,他不再排斥李筱玫,三人相处逐渐融洽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五一劳动节,毕莲带女儿去省城玩,冷治安加班走不开,没有同往。两天后,母女俩回来刚打开门,就看见李筱玫穿着睡裙在打扫卫生,俨然是这个家里的女

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