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重蹈覆轍

重蹈覆轍

時間:2019-07-10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淩晨6點,搓了通宵麻將的畢蓮疲憊地從老文家走出來,還沒來得及喊亮聲控燈,老文家對面的大門悄悄打開了,一個熟悉的身影溜了出來,迅速消失在樓道裏。畢蓮的瞌睡一下醒了,借著天邊微弱的亮光,她看清那是李筱玫。
  
  李筱玫是剛分來單位不久的大學生。上世紀90年代中期,大學生還很稀罕,李筱玫又長得嬌小玲珑,自然追求者衆多,可她硬是一個也沒瞧上眼。大家都說李筱玫的眼光高,李筱玫也表態不能將就,說要談一場純粹的戀愛。沒人細想這純粹的戀愛是什麽樣的。
  
  而眼下發生的這一切,讓畢蓮明白了李筱玫的愛情觀,原來純粹的戀愛,就是偷別人的老公啊。
  
  老文家對面鄰居是單位裏年輕有爲的袁宇,妻子是縣醫院的藥劑師,兩人有一個8歲的兒子,算得上是一個讓人豔羨的三口之家。但袁宇的眼裏總透著一股深深的憂郁,這股憂郁吸引了李筱玫,她試著接近這個有點特別的男人,逐漸明白了對方憂郁的原因——原來袁宇和妻子是經人介紹認識的,礙于種種現實因素結合了,但他和妻子之間毫無愛情可言。
  
  李筱玫感同身受,兩顆心慢慢靠攏,以至于發展成俗人所不能理解的婚外情。當然,這一切都是後來李筱玫告訴畢蓮的。
  
  畢蓮揣著這天大的秘密回到家裏,她睡意全無,急需找個樹洞說出這一切,然而丈夫冷治安出差在外,女兒欣欣又年幼,畢蓮准備打丈夫的傳呼機,想想又忍住了:要知道,大院裏住的都是一個單位的人,如果丈夫一不小心說漏嘴,到時候惹出什麽亂子,那就不好了。
  
  找不到樹洞,畢蓮又琢磨著應該給袁妻提個醒,不能由著李筱玫胡來。可還沒等畢蓮想好怎麽不著痕迹地提醒袁妻時,袁宇和李筱玫的“好事”就曝光了。劇情很俗套,袁妻早就嗅到自己的男人有情況,于是撒謊說值夜班,中途殺了個回馬槍,果然把兩人逮了個正著。
  
  當晚,畢蓮恰好在老文家搓麻將,袁妻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傳了過來,大家推了牌,爭先恐後地湧出門去看熱鬧,只見袁妻揪住衣衫不整的李筱玫,正要揚手打下去,從後面追上來的袁宇一下子擋在兩人中間,死死護住情人。袁妻急了,轉而對袁宇拳打腳踢,不料,袁宇反手一個大耳刮子掄在了妻子臉上。空氣頓時凝固了。
  
  片刻,袁妻一聲尖叫,沖進廚房,拎起菜刀就朝袁宇奔去。看客們這才醒過神來,奪菜刀的奪菜刀,勸架的勸架。畢蓮也加入其中,作勢扯住了袁妻的衣角,與此同時,她的臉上居然不自覺地浮現出一絲笑意:看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和我一樣慘。
  
  畢蓮和冷治安結婚多年,冷治安喜怒無常,心情好時像彌勒佛,稍有不順,就對妻女大打出手。爲此,畢蓮沒少離家出走,最後又在冷治安的道歉和欣欣的眼淚中回來,反複循環。她一度認爲自己命最苦,今日看見袁宇的惡劣舉動,心裏才稍稍平衡了點。
  
  經此一鬧,李筱玫成了衆矢之的,當面背後說什麽的都有,她的女神形象全面崩塌。李筱玫本人看上去倒和平常無異,衆人認爲她無悔過之心,越發對她踐踏得厲害。
  
  誰知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兩個禮拜後,袁宇和李筱玫雙雙從單位消失,杳無音訊,直到袁妻從袁宇換下來的衣服裏摸出一張紙條:對不起,我和她才是最適合的。她這才明白兩人這是私奔了!
  
  袁妻欲哭無淚,丈夫給她帶來巨大恥辱的同時,也使她的處境陷入兩難,這個男人懦弱得都不敢光明正大地提離婚,如果他一直不現身,自己以後如何再嫁人?難道獨守著兒子過一輩子?
  
  眼看袁宇離家都三個月了,還沒個音信兒,袁妻終于扛不住,在一個深夜裏吞服了大量安眠藥,幸好被兒子發現,求助左鄰右舍,及時送到醫院,才逃出了鬼門關。
  
  事情越鬧越大,單位大院裏的人每天都密切關注著事情的動態。這天清晨,畢蓮正在陽台上洗漱,突然,她瞥到兩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院子裏,頓時驚呆了:那不是袁宇和李筱玫嗎?
  
  只見袁宇拖著個大行李箱,胡子拉碴雙目無神,而李筱玫明顯瘦了一圈,臉色更是白得像紙一樣。不一會兒,陸續有人發現了他們,大院裏頓時熱鬧了起來。人們迅速挖出了新聞:原來袁宇和李筱玫並沒有私奔多遠,而是躲在市裏,隱約聽說了袁妻鬧自殺的事,兩人思來想去,還是回來了。
  
  袁宇回歸了家庭,日子似乎恢複了平靜。這天,畢蓮又被冷治安打了。晚上,她從娘家訴苦回來,走到單位的荷塘邊,突然感到尿急。她趕緊找個隱秘的角落解手,剛蹲下不久,耳朵裏就飄進一陣壓抑的哭聲。畢蓮循聲望去,發現李筱玫滿臉淚痕地坐在草地上。
  
  李筱玫顯然也發現了她。畢蓮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只好尴尬地問道:“筱玫,你不舒服嗎?”
  
  李筱玫擦擦眼淚,說:“沒事,和室友吵了幾句嘴。”
  
  畢蓮松了一口氣,李筱玫的室友原本就和她面和心不和,如今,她出了這檔子事,被排擠在所難免。大晚上的受氣卻只能跑到這兒來哭,想想也有幾分可憐。于是,畢蓮扶住李筱玫的肩膀道:“要不去我家住一晚上吧。”她本是隨口一說,沒想到李筱玫哭得更厲害了:“姐,就你還不嫌棄我!”
  
  李筱玫頭一次向別人敞開心扉:“當初,我和袁宇不得不私奔,因爲我懷上了他的骨肉。後來聽說他妻子自殺,人命關天,我們只能分手,連同放棄孩子……要知道他都5個月了。”
  
  畢蓮聽得心怦怦直跳:媽呀,沒想到私奔背後還有這樣的猛料!不過,她對李筱玫倒生出了幾分憐憫:一個未婚女孩,剛失去自己的孩子,情人又抽身離開,還要獨自面對衆人的刁難,該是多麽痛苦?
  
  這晚,畢蓮和李筱玫聊了很久。她想,有一個境況比自己慘的朋友不是壞事,至少可以換得一點兒心理平衡。于是,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慢慢成了閨蜜。從那以後,畢蓮會時不時叫李筱玫上自己家裏吃飯洗澡什麽的。李筱玫樂得前往,但這一舉動卻惹得一個人很不舒服。誰?冷治安。
  
  李筱玫第一次來吃飯,畢蓮大方地煮了一節香腸。冷治安當面沒說什麽,等李筱玫一走,就陰沉著臉拿衣架猛抽妻子,嚇得女兒哇哇大哭。畢蓮也委屈得直掉淚,她知道心胸狹隘的丈夫怨她擅作主張讓“狐狸精”上門,還拿香腸款待她。不過冷治安仍舊和以往一樣,氣消了又湊上來道歉認錯,然後消停幾天。好在李筱玫嘴也甜,每次來都是冷哥長冷哥短地叫,又虛心向他請教工作上的問題,冷治安心裏十分受用。冷靜下來想想妻子也沒什麽朋友,漸漸地,他不再排斥李筱玫,三人相處逐漸融洽。
  
  五一勞動節,畢蓮帶女兒去省城玩,冷治安加班走不開,沒有同往。兩天後,母女倆回來剛打開門,就看見李筱玫穿著睡裙在打掃衛生,俨然是這個家裏的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