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百萬誘惑

百萬誘惑

時間:2019-07-20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1。失蹤之謎
  
  辦公室裏,敬天一正扳著手指頭給邱小福算天數:“你看吧!來得及!我媽半個月之後過生日,徐強他老婆十天後回來,還是由她帶回來吧,而且能省下關稅……”
  
  就在兩人算賬的時候,一個人忽然闖了進來,“砰”的一聲拍在敬天一的桌子上:“剛才我老婆公司的人打電話問我,我老婆爲啥沒到倫敦!”
  
  跑進來的就是敬天一的大學同學徐強,他老婆徐莉麗在一家外企上班,經常到歐洲出差,敬天一他媽要過生日了,就托徐莉麗這次去倫敦出差的時候帶個包回來。
  
  邱小福暗暗地歎了口氣,敬天一連忙讓徐強坐下,給他倒了一杯水,讓他慢慢說。
  
  徐強是一家軟件公司的職員,主要負責研發,昨天晚上加班到深夜,就睡在了公司,他老婆徐莉麗像往常一樣,自己打車去機場,乘坐夜間航班去倫敦出差,約定到了倫敦之後,給徐強打電話報平安。快到中午的時候,徐強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,他以爲是徐莉麗報平安,沒想到卻是徐莉麗的主管,火急火燎地問他,徐莉麗去哪兒了,怎麽沒到總公司去開會……
  
  徐強在主管連珠炮的發問下,漸漸清醒,但他在公司睡了一晚上,怎麽可能知道自己老婆去哪兒?他連忙打徐莉麗電話,可徐莉麗的工作電話和私人電話都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。徐強就急了,家裏沒有,親戚朋友都說沒見過,他老婆徐莉麗就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……
  
  徐強癱坐在沙發上,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,說:“我老婆丟了!”
  
  “報警呀!”邱小福拿起電話就遞給了徐強。
  
  “沒滿24小時呢,我過來就是想問問你們能不能幫我找找我老婆。”徐強一邊抹眼淚,一邊說。
  
  敬天一沉吟了片刻,說:“先確定你老婆是丟在哪兒,上飛機沒!”
  
  “我怎麽確定呀我?”徐強哭著問。
  
  邱小福被徐強哭得有點心煩,跟敬天一咬了咬耳朵:“我出去給老楊打個電話,問問他,看看能不能先立案。”
  
  敬天一一邊給徐強遞紙巾,一邊點點頭。
  
  老楊辦事效率非常高,邱小福的電話沒撂下幾分鍾,他就回了電話:“你們說的那個叫徐莉麗的,持商務簽證,中國這邊沒有出境記錄,英國那邊沒有入境記錄,人壓根兒就沒上飛機,你們再問問,實在不行就去報案吧!失蹤24個小時不是硬性規定,不說了!我有案子,得走了!”
  
  邱小福走回辦公室,說:“老楊說讓我們去報案,徐莉麗沒有上飛機,肯定是在境內失蹤的,不過,她有沒有可能去別的什麽地方?比如她心情不好,出去溜達溜達?”邱小福問敬天一。
  
  敬天一無奈地看著徐強,說:“徐莉麗是一個非常獨立自主的職業女性,不會幹這麽不靠譜的事兒!咱還是去公安局立案吧!”說著,敬天一就把徐強拖了起來,示意邱小福開門去警局。
  
  一路上,徐強邊哭邊絮叨:“我老婆能去哪兒呢?昨天晚上明明說得好好的,到了就打電話報平安,房子首付馬上就要交了,她不回來,我都不知道錢在哪裏!”
  
  “錢?”敬天一好不容易敏感一次,說,“你們要買房子了?”
  
  徐強擤著鼻涕說:“是,我們定了一套四環西七十多平米的老樓,首付怎麽也得100萬吧!我爸媽退休了,去鄉下跟我爺爺住,他們把老家的房子賣了70萬,我這幾年攢了30萬,莉麗應該也有些積蓄。”
  
  敬天一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邱小福,100萬可不是小數目,徐莉麗失蹤不會和這100萬有關吧?
  
  “你爸媽家的老房子70萬,你攢了30萬,這100萬都是你的錢,你不知道錢在哪兒?”邱小福難以置信地問。“是呀!我爸媽不放心我,就讓莉麗管錢了。”徐強哽咽著說。
  
  “徐強,你手頭有沒有徐莉麗的照片,一會兒得提供照片。”徐強擦擦眼淚,翻出了手機裏妻子的照片。
  
  到了公安局,徐強抹著眼淚報案說:“警察同志,莉麗每次出差都穿著那身米色的長風衣,裏面是白襯衫、黑西褲,因爲她個頭高,所以穿平底鞋,拖著黑色的行李箱,要是出國的話,她會帶那個29寸的行李箱,幫忙代購點東西……”
  
  警察一直在埋頭做筆錄,突然擡起頭說:“米色長風衣?白襯衫,黑西褲,平底鞋是黑色的嗎?”
  
  徐強又擤著鼻涕說:“對,她的鞋是黑色的,你咋知道的呢?”
  
  2。突現女屍
  
  “隊長什麽時候回來?”做筆錄的警察問一名女警。
  
  “他去法醫那兒了!今天上午估計夠嗆!”女警回答。
  
  “這是怎麽回事兒?”敬天一忙不叠地問警察。
  
  “我們隊長早上不是出警去了嘛,說是有人在豐李公路旁邊發現了一具女屍,女屍身上沒有什麽身份線索,你們來之前,隊長傳回來一份女屍的體貌特征,讓我們發協查通報,查失蹤人口,女屍的體貌特征跟這位同志描述的很一致!豐李公路也是到機場的路,而且不用交過路費,比走高速省錢,私家車和快車司機都這麽走。”
  
  徐莉麗是個精打細算的人,豐李公路是她去機場的必經之路。
  
  “同志,您現在方便嗎?方便的話,可否跟我們去法醫實驗室認個屍?”警察小心翼翼地問徐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