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煎餅攤殺人事件

煎餅攤殺人事件

時間:2019-08-03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一個男人飄乎乎地走上天橋,身子左搖右晃,人群紛紛避讓,他仰著臉似乎在享受射進眼睛的陽光,走到天橋另一端時,他突然向右轉,離邊緣還有幾公分,臉上的神色像是要躍身進一片白雲……
  
  立交橋下,依舊是車水馬龍。
  
  古李沖進建業門公安局時剛趕得上打卡,他一面咬著煎餅,一面走進科室。花意達站在科室中央,雙手抱在胸前,目光斜視著挂在天花板一角的電視屏幕。古李叫了聲:“意達姐,早!”意達伸出手示意他別吵,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屏幕。
  
  她理了個比板寸略長的頭發,一條肥碩的牛仔褲塞在旅遊鞋裏,一副女漢子的造型。
  
  古李和花意達是刑事組的搭檔,同事們稱這是絕不會有绯聞的一對——他們並肩在案發現場出沒時,從背影都分不出彼此。
  
  古李咽下最後一口煎餅,把嘴裏芫荽的氣味噴在意達臉上,花意達嘴裏嘟囔了一句:“這是謀殺!”
  
  古李的視線轉到屏幕上,他看到一個男人像個口袋一樣從立交橋上栽了下來。意達把錄像回放了一遍,那人倒了回去,再次走到橋的欄杆邊,然後越過欄杆墜下,古李說:“你確定,這個不是自殺?”意達點著屏幕,說:“你瞅他走路的樣子,在靠近欄杆之前……”
  
  古李又看了一遍,說:“我沒看到嫌犯。”花意達搖搖頭說:“他太從容了,自殺的人在最後一刻總會有點猶豫。”她又倒放了一次錄像,男人再次撞在護欄上,古李注意到一個細節,男人的身體向護欄下傾斜時,舞動雙手想要維持住平衡,可慣性還是讓他栽了下去。
  
  古李皺眉說:“他不想死。”
  
  意達說:“每天這個時候,他都會走過天橋去上班。而這次他像是瞎了,在錯誤的位置拐彎,意外發生前根本沒注意到已經走到了護欄邊。”
  
  古李笑著說:“間歇性精神障礙?”花意達瞟了他一眼說:“人家是家庭和睦的中産階級,日子很寬裕,沒有應激性的精神刺激。”
  
  古李又說:“藥物濫用。”
  
  意達兩條細黑的眉毛舒展開來,嘴角露出笑容,撒嬌似的說:“跟我一塊去屍檢嘛!”古李感到手裏被她塞了一沓東西,他掙脫了手,那是些十元的零票,他有些無奈地說:“還是老樣子嗎?”
  
  意達夾起檔案向停屍房走去,丟了一句:“一杯黑咖啡,其余的錢你自己買杯別的。”
  
  古李買咖啡時跟店裏的小妹開了個玩笑,小妹送了他一塊香蔥面包。他回到局裏,發現意達還沒有回辦公室。他只好端著咖啡走進屍檢房。推開門,一股子福爾馬林的味道鑽進鼻子,死者的屍體已被裹進藏屍袋。意達坐在燈下,帶著護目鏡,填著驗屍單。
  
  她自顧自地說道:“死因確實是高空墜落,顱骨破裂,頸椎骨折,血檢裏發現大麻素。”
  
  古李說:“瘾君子?”
  
  意達接過咖啡喝了一口說:“早餐的剩余物鑒定出有大麻的成分,分量足夠讓一個成年人意識混亂。”古李問:“如何攝入的?”意達嗤笑了一聲說:“跟你一樣,街邊買的早餐,煎餅。”
  
  兩人離開停屍房,新的監控錄像被調來了,鏡頭中死者出現在商業區平事街,手裏的煎餅裹著印有“來大福”的紙袋。聯防已經看住了店面,不准營業。上級通知古李跟花意達出警。
  
  在開車去現場的路上,意達問:“古警,這家煎餅店跟死者沒有半毛錢關系,你覺得下毒的動機是什麽?”古李漫不經心地說:“餐飲中添加毒品使消費者上瘾以獲取暴利。”意達“切”了一聲說:“大麻不是罂粟殼,它有致幻性,卻未必會讓人愉悅。”古李靈機一動:“會不會是隨機殺人?”意達眼前一亮:“怎麽說?”古李說:“假設嫌犯和受害者無冤無仇,他只是在做煎餅時看著街,街上人來人往,他隨機挑選目標。”意達問:“爲什麽?”
  
  “相似體犯罪,仇恨某一類型的人,嫌疑人曾有個凶惡的老爸或暴力的老公,成長過程中有嚴重的心理陰影,她是……”
  
  意達突然打斷了他對罪犯的側寫:“是芫荽!”古李一愣,聽她連珠炮般地繼續,“大麻一般卷在煙裏吸食,綠色的莖葉剁碎了以後,你能分清它跟芫荽嗎?如果他們一邊卷大麻煙,一邊卷煎餅……”她忽然問了一句,“你帶槍了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