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鍾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中篇故事 > 炮樓升天記

炮樓升天記

時間:2019-08-12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抗日戰爭時期,日本對中國展開瘋狂侵略,每到一處,日本人都構築碉堡,圈起據點,用以鎮壓平民的反抗。當時,人們都稱“碉堡”爲“炮樓”……
  
  1。瘋子被捉
  
  黃圩街在洪澤湖北岸。原先站在街頭,擡眼就能望見蘆葦起伏、荷塘碧綠的洪澤湖,自從日本鬼子建了炮樓,隔斷了人們的視線,從街頭就望不見洪澤湖了。人們都在心裏詛咒:該死的炮樓,叫天雷劈了才好!但人們只是心裏想想,從來不敢說出口。
  
  可是,有個人竟敢把這句話說出口了。一天,趕集的人們突然發現,有一個年輕人,穿著學生制服,戴著學生帽,灰頭土臉地站在街頭,一邊指著炮樓,一邊含糊不清地說:“炸炮樓,炸炮樓……”每說一句,腳就往地上跺一下。
  
  趕集的人像見了怪物,都躲著他走,遠遠地議論起來:“這人誰呀?膽子太大了!在鬼子眼皮底下說‘炸炮樓’,不要命了?”有黃圩街的人悄悄說道:“這是鬼子維持會會長範嘉桐的兒子,範如林。”
  
  趕集的人更加不解:“範嘉桐是漢奸,漢奸的兒子炸鬼子炮樓?”黃圩街的人解釋:“他是瘋子啊!”趕集的人提出疑問:“沒聽說範嘉桐有瘋兒子呀!”黃圩街的人又說:“範如林起先也不瘋的,外出讀書的時候,跟一個東北姑娘談戀愛,被人家甩了,就瘋了。”
  
  正說著,範如林身後的範家大門開了。一個戴著黑色瓜皮帽、穿著短襟上衣的中年男子,急急忙忙跑出來,一把扯住範如林的胳膊,拉起來一邊往回走,一邊說道:“小祖宗,快回家!你要有個好歹,老爺還不把我劈了!你讓我多活幾年吧!”他把範如林拉進去,“哐當”一聲,關上了大門。
  
  卻說維持會會長範嘉桐,兒子瘋了之後傷透了腦筋。範家人向來講究衣著打扮,可不管把範如林臉洗得怎樣幹淨,給範如林換上什麽衣服,只要出一趟門,範如林臉上總是抹了泥灰,衣服准是烏七八糟。更重要的是,範如林總是說“炸炮樓、炸炮樓”——皇軍的維持會會長,兒子天天念叨著要炸炮樓,這讓他既沒面子,也感到擔憂。要是日本人聽到了,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!
  
  爲此,範嘉桐責令家中力氣最大的長工範大貴,一定要把範如林看住,不能讓他外出。範大貴雖然答應了,卻感到非常棘手,用一句俗話說,這個範如林,真是“豆腐掉進灰堆裏,拍也拍不得,打也打不得”。範大貴只好一邊幹活,一邊瞅著他,一見範如林朝大門口走去,就躥上去把他拉回來。
  
  可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。
  
  幾天後,範大貴在糞坑掏糞,眼睛不敢亂看,幹了不知多久,忽然想起範如林,回頭一看,人不見了!範大貴嚇出一身冷汗,趕緊跑出大門,街頭不見範如林。看見人們三三兩兩說話,範大貴過去一打聽,身子一軟,差點癱倒在地上。
  
  原來,今天又是逢集,範如林跑出範家大門,照例來到街頭,跺著腳,指著炮樓念叨起來:“炸炮樓!炸炮樓……”也是合該有事,偏巧這天上午,從炮樓裏出來兩個鬼子、兩個僞軍,來街上買東西。出了炮樓,走上幾十米就是街頭,他們一眼就看見了範如林。鬼子看見範如林的樣子,覺得有趣,走近了,就停下腳步,看起熱鬧來。兩個僞軍聽著聽著,覺著不對勁,立馬沖上去,端起槍來對著範如林。
  
  其中一個僞軍懂點日語,就指了指範如林,又指著炮樓,做個挖土填炸藥的姿勢,再做個拉炸藥包引線的姿勢,然後雙腳一跳,兩手向天上一舉,一邊比畫一邊說道:“炸藥,炮樓,轟!”
  
  兩個鬼子聽懂了,一齊從肩上摘下三八大蓋步槍,安上刺刀,對准了範如林。一個上等兵鬼子後退兩步,先把槍往回收了收,左腿彎曲,右腿繃直,成了弓箭步;一雙小眼死死盯著範如林,閃著殺氣。內行人一看就知道,接下來他就要使用一個拼刺刀的招式“突刺”了——範如林性命危在旦夕!範如林卻不懂這些,他目不旁視,還是盯著前面不遠處的炮樓,不停地手一指、腳一跺,再說一聲:“炸炮樓!”
  
  另一個鬼子制止了上等兵。這鬼子是個軍曹,比上等兵軍銜高,他朝上等兵說了一通話,意思是這個人明目張膽地要炸炮樓,很可能是新四軍遊擊隊,把他帶回去審問,挖出他背後的長官,定能得到獎賞。上等兵收回步槍,瞪了範如林一眼,朝兩個僞軍一揮手,讓他們架起範如林的兩只胳膊,把他押進據點去了。一路上,範如林雖然胳膊不能再動彈,但他口中還是含糊不清地說:“炸炮樓!炸炮樓……”
  
  2。村民裝瘋
  
  範大貴知道自己惹了禍,趕忙去維持會找範嘉桐。範嘉桐一聽,指著範大貴說:“回頭再跟你算賬!”他立馬出門,一路小跑,進了鬼子炮樓,找小隊長伊藤。
  
  伊藤是個中國通,能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,還帶點東北口音。聽範嘉桐說了事情經過,伊藤追問道:“你說的都是真的?”範嘉桐保證道:“如果有一句假話,皇軍就斃了我!”伊藤大笑道:“你是我們皇軍的好朋友,我相信你。你的公子是大大的好人,你馬上就可以把他帶回去。”
  
  範嘉桐剛要告辭,伊藤又攔住了他,摸著上唇的小胡子,想了想說道:“我們皇軍,要在中國建設大東亞共榮圈。你不要阻攔你公子外出,一個黃圩鎮,他想到哪裏就到哪裏,想怎麽說就怎麽說。明天,由你們維持會出面,召開黃圩鎮全體良民大會,把我們皇軍的意思,跟良民們說清楚,宣傳我們皇軍的寬容和善良。”範嘉桐聽了,連連點頭彎腰,答應道:“謝皇軍不殺之恩!您吩咐的事情,我馬上辦!馬上辦!”
  
  範嘉桐領回範如林,沒有責怪範大貴,反而對他說:“多謝皇軍寬容,從此以後不再限制他的行動,你也就不必管他了。”
  
  不知是不是聽懂了鬼子小隊長的話,黃圩鎮全體村民大會以後,範如林不僅口頭上念叨著炸炮樓,還大張旗鼓地幹起來了。他不知從哪裏找來一個布兜、一把鐵鏟,把河邊的泥土挖進布兜裏,抓起布兜上的繩子,往肩上一甩,背了起來。一個知識分子,什麽時候幹過這樣的活兒?他累得搖搖晃晃,可仍然一邊走路,一邊氣喘籲籲地說:“我有炸藥,炸炮樓!”他邊說邊往鬼子據點走。
  
  到了據點門口,站崗的鬼子、僞軍不讓進。鬼子軍曹過來了,說道:“隊長說過,範會長的兒子,進去沒關系!”僞軍說:“他說他背的是炸藥!”軍曹“哈哈”大笑:“一個瘋子的話你也信?”軍曹走了,僞軍不放心,抓過布兜檢查,確實是滿布兜泥土。另一個站崗的鬼子見了,“呵呵”笑起來。
  
  範如林進了鬼子據點,把泥土往炮樓腳下一倒,又返回到河邊,不辭勞苦,一趟趟背“炸藥”……不知什麽時候,布兜又換成了兩只筐子,用一根扁擔挑著;鐵鏟換成了鐵鍬,但筐子裏裝的還是泥土。範如林頭發亂如絲,臉更髒了,學生帽不見了,學生制服也看不出原來的顔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