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form id="szskrg"><tr id="szskrg"></tr></form><code id="szskrg"><li id="szskrg"></li><button id="szskrg"></button><bdo id="szskrg"></bdo></code><acronym id="szskrg"><div id="szskrg"></div><div id="szskrg"></div></acronym><select id="szskrg"></select>
        • 人生屋
         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成长 > 老冰棒带给我的初恋

          老冰棒带给我的初恋

          时间:2019-07-30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          那时我们还小,我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。那时候的夏天虽然没有现在酷热,但也是蝉鸣震天,刺眼的阳光透过门前的芒果树,明晃晃的让人心躁。而能让我和小伙伴们企盼的,就是那位推着冰棍车,步伐缓慢的老大爷了,还伴着他充满韵味的独特的叫卖声:“凉喉——清凉解得渴啊——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每到这时,他就会拉着我的手,和欢呼的小伙伴一起争先恐后地跑向老大爷。那车是手工做的,有轮子的木箱,木箱里有泡沫,里面躺着花花绿绿、散发着诱人香甜气味的雪条。放好车,老人总是好脾气地说:“慢慢来,排好队。”我们总是捏着早准备好的一毛二毛钱,吞着口水,两眼放光,叽叽喳喳地叫着:“我要红豆的。”“我要白雪条。”随着一张张纸的剥落,伴着一声声吸着雪条“滋溜滋溜”的美妙声音,炽热的空气立刻弥漫着清凉香甜的气息。他总是买两根,把我拉到一边,给我一根。冰棒真诱人,我轻轻舔了一口说:“要是能天天吃就好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只要老大爷来卖冰棒,他总会出钱买两根。而钱是从哪来,我直接的想法就是,卖家里宰杀鸡鸭的毛,还有就是卖牙膏皮,因为小伙伴们都是这样攒钱。直到那一次,他父亲打了他,原来,他把母亲收集的鸡毛鸭毛拿出来,还有家里的牙膏也被他挤掉,换钱买冰棒了。我躲在家门后,偷偷看着他父亲骂他贪嘴,不懂一分钱金贵。我难过得想哭。这次之后,他还是买冰棒给我,只买我的,我不要他就生气。而我也不问,把冰棒吃了一半就给他,他不要,我也生气。那些夏天的冰棒的甜全积攒在了我的心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准备上初中那年,我要随父母到城里。那时正是酷夏,也是蝉鸣震天。家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。我在客厅等着,我知道自己在等什么。他直挺挺地站在那棵老芒果树下,望着平日老大爷来的方向也那么等着。母亲催促再三,我眼泪流了下来,真要走了!那天,在车的后窗,他挺拔的身影就那样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和他再没见过面。我写过几次信,可都没回音。再后来,我嫁了,日子过得安稳。一次,老公给我一盒奶油冰激凌,我突然说想吃以前那种老冰棒,老公笑了,说现在找不到那种古董了。我当时一阵失落,那些名目繁多的冰激凌,也不及老冰棒在我心底的甜蜜诱人。那长条形如白玉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到如今依然是我深藏心底的记忆,一辈子也抹不去。

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