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成长 > 狼的被出名和被封杀

狼的被出名和被封杀

时间:2019-08-26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狼是森林黑社会老大的长子,将来是要继承家族事业的,家里豪宅数处,仆役成群,出入一群人跟着叫大少爷。这些是狼的脑残粉——狈说的,大家都不相信。
  
  大家只看到狼穿得破破烂烂,两排肋骨瘦得凸起,长长的指甲下藏着污泥。每个月圆之夜,他在森林西北部的山冈上开个人演唱会,没有舞台,没有布景,没有伴奏,只有狈一个观众,和无穷无尽的月光。
  
  可是忽然有一天,狼出名了。
  
  狼自己都稀里糊涂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仿佛就在一夜之间,各大唱片公司挤破了头要给他发唱片,赞助金二话不说就拍在桌子上,每个在街上见到他的人都失声尖叫,索要签名和合影。成衣公司连夜给库存的衣服剪满窟窿,标上“狼同款”上架,旋即被抢购一空。
  
  狼非常困惑:“你们怎么啦?”
  
  没有人回答,迎接他的是晃瞎眼睛的闪光灯。
  
  与狼不同,狈非常享受这突如其来的荣光。他自诩为狼的头号粉丝,青梅竹马的发小儿,好像狼还在娘胎里时,他就已经知道他禀性非凡。每次在报纸头条和电视屏幕里看到狼的身影,他的两眼便放出狂喜的光芒,骄傲地宣布:“那是我家狼!”
  
  狼有了钱,能按时交自来水费,指甲里不再有泥了。衣服破了买新的,也开始衣冠楚楚了。可是粉丝们却不满意了,说狼不是这样的,不该是这样的。
  
  狈不得不为狼辩解,使出舌战群儒的本事,从哲学主张到艺术流派,侃侃而谈,直说得大伙哑口无言。然而到了晚上,狈偷偷潜进狼的家,把他的新衣服剪破,给他涂上黑指甲油,又灵光一闪,用丙烯在他背上画了个抽象派的文身。
  
  狼的新形象迅速被狗仔队捕获,引来花痴无数。狈的心中有了种庄严的使命感,他开始觉得自己是造物主,而狼是他一手打造的精美艺术品。
  
  三个月之后,秋天来了,追星流感病毒消退了。像往年一样,人们非常讶异,想破脑袋也不明白怎么又崇拜了这么一个偶像。他明明很平常,甚至有点傻头傻脑的,他的歌声像破锣一样,吵得人脑子疼。他还不尊重观众,唱到一半说走就走。人们纷纷抱怨,只能归咎于流感病毒。一贯言辞犀利的评论家撰文,毫不留情地提问:为什么每次追星病毒都让我们迷恋上一个垃圾?
  
  狈的努力挽回不了局面,狼的巨幅招贴画一张一张被撕掉了,唱片成了按斤卖的废品。甚至有些激进青少年拿弹弓打破了狼家的玻璃。狼倒是没什么意见,反正这漂亮的彩色玻璃,本来也是他们当初硬要换上的。
  
  狼喜欢窗户吹进风,就像喜欢山冈上澎湃的夜风。
  
  狼的生活又回到从前,他还是在满月夜独自歌唱。他的父亲——黑社会狼老大找到他说:“儿子,还是快回来帮老爸做生意吧。”躲在暗处的狈拍下了父子相会的珍贵场面,激动地想:“明天把这照片发给报社!狼一定可以重新回到头条了!”狼用脏兮兮的手指掏着耳朵,傻乎乎地笑起来。他想起了一个笑话。
  
  他根本没听见别人说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