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卷首語 萬葉集 情感 熱讀 流行 視野 成長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青年文摘 > 成長 > 狼的被出名和被封殺

狼的被出名和被封殺

時間:2019-08-26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狼是森林黑社會老大的長子,將來是要繼承家族事業的,家裏豪宅數處,仆役成群,出入一群人跟著叫大少爺。這些是狼的腦殘粉——狽說的,大家都不相信。
  
  大家只看到狼穿得破破爛爛,兩排肋骨瘦得凸起,長長的指甲下藏著汙泥。每個月圓之夜,他在森林西北部的山岡上開個人演唱會,沒有舞台,沒有布景,沒有伴奏,只有狽一個觀衆,和無窮無盡的月光。
  
  可是忽然有一天,狼出名了。
  
  狼自己都稀裏糊塗,不知道怎麽回事。仿佛就在一夜之間,各大唱片公司擠破了頭要給他發唱片,贊助金二話不說就拍在桌子上,每個在街上見到他的人都失聲尖叫,索要簽名和合影。成衣公司連夜給庫存的衣服剪滿窟窿,標上“狼同款”上架,旋即被搶購一空。
  
  狼非常困惑:“你們怎麽啦?”
  
  沒有人回答,迎接他的是晃瞎眼睛的閃光燈。
  
  與狼不同,狽非常享受這突如其來的榮光。他自诩爲狼的頭號粉絲,青梅竹馬的發小兒,好像狼還在娘胎裏時,他就已經知道他禀性非凡。每次在報紙頭條和電視屏幕裏看到狼的身影,他的兩眼便放出狂喜的光芒,驕傲地宣布:“那是我家狼!”
  
  狼有了錢,能按時交自來水費,指甲裏不再有泥了。衣服破了買新的,也開始衣冠楚楚了。可是粉絲們卻不滿意了,說狼不是這樣的,不該是這樣的。
  
  狽不得不爲狼辯解,使出舌戰群儒的本事,從哲學主張到藝術流派,侃侃而談,直說得大夥啞口無言。然而到了晚上,狽偷偷潛進狼的家,把他的新衣服剪破,給他塗上黑指甲油,又靈光一閃,用丙烯在他背上畫了個抽象派的文身。
  
  狼的新形象迅速被狗仔隊捕獲,引來花癡無數。狽的心中有了種莊嚴的使命感,他開始覺得自己是造物主,而狼是他一手打造的精美藝術品。
  
  三個月之後,秋天來了,追星流感病毒消退了。像往年一樣,人們非常訝異,想破腦袋也不明白怎麽又崇拜了這麽一個偶像。他明明很平常,甚至有點傻頭傻腦的,他的歌聲像破鑼一樣,吵得人腦子疼。他還不尊重觀衆,唱到一半說走就走。人們紛紛抱怨,只能歸咎于流感病毒。一貫言辭犀利的評論家撰文,毫不留情地提問:爲什麽每次追星病毒都讓我們迷戀上一個垃圾?
  
  狽的努力挽回不了局面,狼的巨幅招貼畫一張一張被撕掉了,唱片成了按斤賣的廢品。甚至有些激進青少年拿彈弓打破了狼家的玻璃。狼倒是沒什麽意見,反正這漂亮的彩色玻璃,本來也是他們當初硬要換上的。
  
  狼喜歡窗戶吹進風,就像喜歡山岡上澎湃的夜風。
  
  狼的生活又回到從前,他還是在滿月夜獨自歌唱。他的父親——黑社會狼老大找到他說:“兒子,還是快回來幫老爸做生意吧。”躲在暗處的狽拍下了父子相會的珍貴場面,激動地想:“明天把這照片發給報社!狼一定可以重新回到頭條了!”狼用髒兮兮的手指掏著耳朵,傻乎乎地笑起來。他想起了一個笑話。
  
  他根本沒聽見別人說的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