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當前位置: 主頁 > 哲理故事 > 三個故事

三個故事

時間:2019-05-21 作者:未詳 點擊:次

  百丈懷海有一次陪馬祖大師外出,看見一群野鴨飛過。馬祖問他:“那是什麽?”懷海說:“野鴨子嘛。”馬祖又問:“飛哪兒去了?”懷海說:“飛過去了。”馬祖聞言上前,使勁擰懷海的鼻子,疼得懷海大叫。馬祖說:“叫你還說飛過去了!”懷海當下大悟。
  
  馬祖的意思是:野鴨已經飛走了,你還在心裏記挂著。
  
  因此想起慧海禅師的故事。有人問慧海,他是如何用功的。慧海說:“很簡單,餓了就吃,困了就睡。”那人說:“人人都是一樣,這算什麽用功。”慧海說:“不一樣。”那人問:“怎麽不一樣?”慧海說:“他們思慮重重,吃飯時不肯吃飯,睡覺時不肯睡覺;我不然,我是該吃飯時吃飯,該睡覺時睡覺,這就是不同。”
  
  古語說,癡人面前說不得夢。若馬祖,若慧海,只是緣分好。緣分不好,便是別人擰他們的鼻子了。若知癡人面前說不得夢,千言萬語,便同泥滓。莊子說旦暮遇之,這個旦暮之間,橋也不流,水也不流,請問你何處可走,更有何物可看。
  
  《禅宗燈錄》又有壽州道樹禅師的一則公案。
  
  道樹晚年在壽州三峰山結茅而居。山上經常有野人,服色素樸,言談詭異,變化成佛形及菩薩、羅漢、天仙等,或放神光,或發聲響。衆人看見,都不明白是怎麽回事。如此過了十年,終于寂無聲息。道樹對徒弟們說:“野人作多色伎倆,眩惑于人,只消老僧不見不聞。伊伎倆有窮,吾不見不聞無盡。”
  
  世態變化,眩人耳目。道樹和尚說:“只要自己守定,任它怎麽變,總是花招有限,而我只做自己要做的事,只做自己想做的事,只做自己能做的事。天長日久,置之不理,其怪自敗。”
  
  三個故事,說了三個道理:看事看深一層,不做非分之想,不受外界蠱惑。